• <tr id='3iDJ3c7L'><strong id='3iDJ3c7L'></strong><small id='3iDJ3c7L'></small><button id='3iDJ3c7L'></button><li id='3iDJ3c7L'><noscript id='3iDJ3c7L'><big id='3iDJ3c7L'></big><dt id='3iDJ3c7L'></dt></noscript></li></tr><ol id='3iDJ3c7L'><option id='3iDJ3c7L'><table id='3iDJ3c7L'><blockquote id='3iDJ3c7L'><tbody id='3iDJ3c7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3iDJ3c7L'></u><kbd id='3iDJ3c7L'><kbd id='3iDJ3c7L'></kbd></kbd>

    <code id='3iDJ3c7L'><strong id='3iDJ3c7L'></strong></code>

    <fieldset id='3iDJ3c7L'></fieldset>
          <span id='3iDJ3c7L'></span>

              <ins id='3iDJ3c7L'></ins>
              <acronym id='3iDJ3c7L'><em id='3iDJ3c7L'></em><td id='3iDJ3c7L'><div id='3iDJ3c7L'></div></td></acronym><address id='3iDJ3c7L'><big id='3iDJ3c7L'><big id='3iDJ3c7L'></big><legend id='3iDJ3c7L'></legend></big></address>

              <i id='3iDJ3c7L'><div id='3iDJ3c7L'><ins id='3iDJ3c7L'></ins></div></i>
              <i id='3iDJ3c7L'></i>
            1. <dl id='3iDJ3c7L'></dl>
              1. <blockquote id='3iDJ3c7L'><q id='3iDJ3c7L'><noscript id='3iDJ3c7L'></noscript><dt id='3iDJ3c7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iDJ3c7L'><i id='3iDJ3c7L'></i>

                菜霸、肉霸、砂霸... 中央巡视组要求深挖背后保护伞

                中国IE门户网

                2018-11-29 20:16:50

                “菜霸”“肉霸”“砂霸”“运霸”虽然分布在不同行业,载体各不相同,但都直接啃食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保护伞”的庇护更成为他们有恃无恐的“护身符”——

                “霸”与“伞”,暴利之下的肆意妄为

                漫画 孙宝欣 作

                “菜霸”“肉霸”“砂霸”“运霸”是对菜市、砂石、运输等行业中使用暴力胁迫等手段欺行霸市、垄断抬价,谋取非法利益人员的代称。

                近日,这组“新词”出现在了十九届中央第一轮巡视的反馈意见当中。第十二巡视组在对海南省委的反馈意见中指出,要切实解决侵害群众利益的“菜霸”“砂霸”“运霸”问题,深挖背后“保护伞”。

                巡视组用一个“霸”字,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些行业背后存在的侵害人民利益的恶劣行径,同时也道出了人民群众对这些行为的痛恨与希望解决的期盼。

                巧取豪夺,群众的获得感被啃食

                在被中央巡视组“点名”之前,海南省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菜霸”问题早已显现。

                “一斤蔬菜最高的50元,最低的也要10多元。”“春节我只吃肉,不是我任性,是因为蔬菜太贵!”面对高菜价,海南群众纷纷抱怨。2016年春节前夕,海南菜价持续飙升,其负面影响直接体现在了海南居民的餐桌上、口袋里。

                海南省工商局通过对蔬菜批发市场开办者及批发商立案调查发现,该批发市场存在缺斤短两、哄抬物价、限制竞争、违规收费、财务混乱五大问题。

                调查人员介绍,市场内存在一级批发商长期将包装皮、数斤重的冰瓶和蔬菜一起过秤、计价卖给二级批发商,后者将成本层层转嫁,最后由消费者买单的问题。在经营成本没有明显变化的情况下,甚至出现批发商哄抬物价单日涨幅超过27倍的现象。

                市场方与批发商通过违规统一定价、垄断经营甚至欺行霸市,抱团组成“菜霸”,严重啃食了群众的获得感,飞涨的菜价直接掏空了居民的“钱袋子”。

                啃食群众获得感的不只有“菜霸”,还有蹲守在居民小区门口,以暴力手段进行强买强卖的“砂霸”。

                2017年间,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九原区某小区业主与装修工人频繁报警,称自己遭多人威胁、恐吓甚至殴打,目的是强迫大家在装修时要从对方指定地点购买砂子,如果不从,便武力相向。

                “他们的砂子比外面要贵很多,虽然不想买,但更不愿挨打。”装修遭遇“砂霸”,业主们都苦不堪言。

                有同样遭遇的还有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金色外滩小区的业主们,在新房装修时也都遇到了“砂霸”。

                一名女性业主说,当初自己去看新房为装修做准备时,“砂霸”团伙就尾随而来。对方跟她说得购买他们的建材和搬运服务。业主觉得价格太贵,就说要找别人做。

                “搬运和建材都被我们承包了,要找我们买。”对方甚至威胁称,“买房子是好事,不要因为装修变成坏事。”

                而该小区一名姓陈的先生受哥哥委托帮忙装修房子时,就因不愿意购买“砂霸”的搬运服务而遭到“砂霸”团伙数人的殴打。

                “菜霸”垄断经营、“砂霸”强买强卖,湘江上的“运霸”则有独特的表现形式,其是在“红顶”之下,将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了私人谋利的工具。

                2018年初,湖南省长沙市纪委监委端掉了一窝久居湘江枢纽海事处,利用管理湘江枢纽水闸通行权,以收取“好处费”与“入干股”形式进行贪腐的“红顶运霸”。

                “由于通航管理的配套设施建设不到位,智能化程度不高,很多工作都是靠人工操作,使‘权力寻租’有机可乘。一些船主为快速过闸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便腐蚀海事处工作人员。”办理该案的市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刘强介绍,湘江枢纽海事处原处长李丽君、副处长杜建国等人把通航安全监管、组织调度等职权当成了“摇钱树”,以收“好处费”“入干股”的形式做起了湘江上的“红顶运霸”,短短数年间谋得非法利益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

                虽然这些“霸”分布在不同行业,载体各不相同,但其危害却是相同的,都直接侵害着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啃食着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社会影响极坏。

                行业“霸”者缘何肆意妄为

                造成这些行业“霸”者如此肆意妄为违法的原因,除了受巨大利益驱使外,“保护伞”的庇护更成为他们有恃无恐的“护身符”。

                今年初,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打掉了一伙长期无视交通法规,严重破坏市容市貌,威胁群众生命安全的“运霸”,并拔掉了藏在交警系统内的“保护伞”。

                2017年底之前,哈尔滨市随处可见禁止白天入城的大货车整天拉着渣土或货物任意在市区马路上超载、超速,而当地的交警却视而不见。这些大货车肇事致死的事故在当地屡见不鲜,一般司机上路会自觉“躲着走”。

                “要赚的多就要拉的多,反正有人‘保车’,超载、闯红灯啥的没事儿。”一名大货车司机道出了其中玄机。

                “我们‘保车’就是用钱砸,交警大队队长一年2万元、副大队长1万元、中队长2000元、普通民警1000元。哪个基建工地要开槽挖土了,先去找‘管片儿’的交警‘买路’,否则交警就会在工地门口执法,一车土也运不出去。”一名“保车”团伙成员说。

                花钱“买路”后,这些大货车便可以在路上“横行霸道”,被买通的交警看到后也不拦,开完罚单后继续上路。部分交警甚至充当“保护伞”,为违规车辆提供便利或通过篡改、删除处罚记录等方式非法“销分”,对违规大货车减轻或免予处罚。

                不仅非法的“路霸”们有“伞”无恐,生猪屠宰公司为谋得更多非法利润成为“肉霸”,背后也要有“保护伞”撑腰。

                去年,湖北鄂州警方打掉一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肉霸”团伙。该团伙以非法手段获得鄂州城区唯一定点生猪屠宰场——润康公司猪下水部的经营权后,便开始向屠宰个体户强行“抽水”。

                2016年5月,鄂州市一头猪的下水可卖到230多元,但如果到润康公司去屠宰,“肉霸”团伙却只给屠宰户185元,还要从其中“抽水”50多元,近一半利润被强行盘剥走。

                “我们长年起早贪黑、累死累活,一头猪才赚不到200元,而大头都被他们抽走了,谁愿意去那里屠宰。”一时间,屠宰户纷纷舍近求远去周边地区屠宰卖肉,致使鄂州城区猪肉价格快速上涨。

                为保住已得的利益,阻止碧石镇的猪肉流入鄂州市场,该“肉霸”团伙行贿鄂州市屠宰办的市场稽查人员,要求稽查人员充当“保护伞”越权执法,守在碧石镇屠宰场门口,一旦发现鄂州市经营户在此订购猪肉,稽查人员便上门“执法”。

                与此同时,“肉霸”团伙还成立了一支非法的“民间稽查队”,贿赂并拉拢时任鄂州市屠宰办主任高某,共同打压做猪肉生意的散户,强迫他们加入自己成立的猪肉经营部,贱卖猪副产品。

                “保护伞”在为“肉霸”团伙谋取非法利益方面可谓“尽职尽责”,完全忘掉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甘愿替人当“马前卒”,而“肉霸”团伙也在市屠宰办的“庇护”下非法敛财数百万元。

                这些“保护伞”产生的社会负面影响甚至超过“霸”者本身,人民群众寄希望管理者解决民生问题,却不想“看错了人”,管理者竟是“帮凶”。这种政府公信力的缺失不是打掉一两个“霸”就能恢复的。

                “除霸”“收伞”要对症下药

                “菜霸”“肉霸”“砂霸”“运霸”等问题严重破坏市场秩序、侵犯群众利益、影响社会稳定。

                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必须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大力整治,精心组织,周密部署,狠抓落实。不仅要严查黑恶势力,还要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为解决海南“菜霸”与高菜价的问题,海南省政府制定出台了稳定菜价的“菜十条”,从扩大蔬菜基地种植面积、减少流通环节到打击各种类型的“菜霸”及欺行霸市与操纵物价等行为,用十项措施来稳菜价、保民生。

                今年6月29日上午,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海口就蔬菜供应及价格情况进行调研。他强调,稳定菜价是民生大事,要标本兼治,把功夫花在平时,一以贯之落实好“菜十条”,保持菜价稳定在合理水平。

                一系列宏观调控、精准施策后,海南“菜霸”与高菜价现象得到了一定缓解,但彻底根治还需周密部署,狠抓落实。

                近日,湖北省广水市检察院依法将犯罪嫌疑人涂某批准逮捕。据介绍,2016年9月以来,涂某等一伙“砂霸”在广水市应山街道观澜郡小区等地以高于市场价800至1000元的价格长期垄断观澜郡小区砂石市场,并用暴力手段强买强卖,严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造成严重社会影响。

                法律的运用对“砂霸”形成了司法震慑,有力维护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净化了该行业的发展。

                面对哈尔滨市交警系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哈尔滨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刘兴东说:“此案暴露出的问题警示我们必须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只有强化刚性约束,抓常抓细抓长,才能斩断利益链条,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

                为杜绝湘江枢纽海事处与哈尔滨市交警这类发生在群众身边、啃食群众切身利益的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的产生,各地党委和纪检监察机关还需扎牢制度的笼子,夯实纪律基石,加强警示教育,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本报记者 邹太平 通讯员 廖培 陈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