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3iDJ3c7L'><strong id='3iDJ3c7L'></strong><small id='3iDJ3c7L'></small><button id='3iDJ3c7L'></button><li id='3iDJ3c7L'><noscript id='3iDJ3c7L'><big id='3iDJ3c7L'></big><dt id='3iDJ3c7L'></dt></noscript></li></tr><ol id='3iDJ3c7L'><option id='3iDJ3c7L'><table id='3iDJ3c7L'><blockquote id='3iDJ3c7L'><tbody id='3iDJ3c7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3iDJ3c7L'></u><kbd id='3iDJ3c7L'><kbd id='3iDJ3c7L'></kbd></kbd>

    <code id='3iDJ3c7L'><strong id='3iDJ3c7L'></strong></code>

    <fieldset id='3iDJ3c7L'></fieldset>
          <span id='3iDJ3c7L'></span>

              <ins id='3iDJ3c7L'></ins>
              <acronym id='3iDJ3c7L'><em id='3iDJ3c7L'></em><td id='3iDJ3c7L'><div id='3iDJ3c7L'></div></td></acronym><address id='3iDJ3c7L'><big id='3iDJ3c7L'><big id='3iDJ3c7L'></big><legend id='3iDJ3c7L'></legend></big></address>

              <i id='3iDJ3c7L'><div id='3iDJ3c7L'><ins id='3iDJ3c7L'></ins></div></i>
              <i id='3iDJ3c7L'></i>
            1. <dl id='3iDJ3c7L'></dl>
              1. <blockquote id='3iDJ3c7L'><q id='3iDJ3c7L'><noscript id='3iDJ3c7L'></noscript><dt id='3iDJ3c7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iDJ3c7L'><i id='3iDJ3c7L'></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音乐
                通技术·懂作战·晓联合·知创新——记中部战区某队总工程师尹璐
                来源: 中国IE门户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中新网北京4月20日电 题:通技术·懂作战·晓联合·知创新——记中部战区某队总工程师尹璐

                作者 李纯 赵国涛 张立培

                2016年2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大战区成立。当晚,刚被任命为中部战区某保障队首任总工程师的尹璐彻夜难眠。回忆辗转反侧的原因,她告诉记者,除了战区成立带来的兴奋,更为挂心的是初生的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

                作为本战略方向的唯一最高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战区履行联合作战指挥职能。尹璐认为,若将战区联指中心比作“大脑”,部队便是“四肢”,二者间存在信息流动的“神经”。“‘联’就要先靠‘神经’把‘大脑’和‘四肢’连在一起。”

                其实,战区尚在筹建时,尹璐就开始思考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然而,打破几十年来各军种相对独立的指挥机制谈何容易。信息系统互不兼容,作战样式大相径庭,指挥需求各有侧重……用中部战区某部队长陈红敏的话说,“三军”之间缺少通用的“工作语言”。

                既没有现成经验参考,又无联合作战指挥流程对照,编织这张“神经网络”的筚路蓝缕让尹璐一度深感苦恼。“心理上是非常着急、非常焦虑的,凌晨三四点钟就醒过来了,脑子里还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怎么去突破。”

                为此,陆军出身的尹璐开始通宵达旦补习联合作战知识,研究各军种、各领域信息系统建设,“啃”下数百万字资料,并数十次到各军种机关、军地科研单位考察调研,参考、测用了三千多个软件程序,初步完成指挥信息系统的建设。

                “短短一年时间就把几十个独立的系统变成互联互通的网络,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中部战区某部队长孟省三说。

                尹璐与军种参谋人员一起探索联合作战指挥保障路子。张立培 摄尹璐与军种参谋人员一起探索联合作战指挥保障路子。张立培 摄

                尹璐的拼劲或许与出生在军人家庭有关,军营中长大的她深知备战打仗须时不我待。陈红敏则评价她“外表柔弱安静,内心是一团火”。

                然而,刚迈过“从零到一”的难关,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却在中部战区成立后的首场“大考”中“掉了链子”。由于准备不足且与友邻单位配合不畅,尹璐的团队耗时15分钟才勉强推送出一张意图不准、信息不精的“战场情况图”。这场联合作战研究性演习的结果可想而知。

                此番失利让尹璐更加重视“技术”与“指挥”的结合。“一方面要了解指挥员进行作战指挥需要什么样的系统支撑;另一方面要向技术方向延伸,知道哪些技术可以支撑指挥员的需求,让指挥更加高效。”

                跨军种指挥的思维枝蔓在尹璐的学生时代就已萌发初芽。1998年,尹璐考入空军指挥学院读研深造,学习空军战役战术,班里其他20多名同学都是空军。这名唯一的陆军学员总评成绩位列全班第一。

                除了研究室,演兵场上也常见尹璐的身影,“收藏”的60多枚证件与臂章,见证了她参加的重大军事演训活动。一次次“实战”经历不断完善指挥信息系统,也让尹璐迸发出新的灵感。

                2015年“9·3”阅兵训练时,部队已经配发某新型军用手机。尹璐与课题组昼夜奋战4个多月,研发出一套“阅兵指挥信息系统”APP,实时提供各类信息,还具有推送提醒等功能。在“指尖”指挥阅兵训练,这被视为大数据技术应用的一次突破。

                在保障队助理研究员刘帅眼中,尹璐不仅在技术“创新”,更是在务实“创造”。“比如现在IT领域流行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她都能引荐到实际的系统研制过程中,审慎地选取,最终落地成工作中实实在在的、能用的东西。”

                尹璐笑言,“追技术”是科研人员的“通病”。而在孟省三看来,指挥信息系统的成功不在于自身运行,而是在作战指挥中发挥实际作用。这是检验技术人员工作的唯一标准。“(尹璐)是‘指技合一’型人才。”

                战友们赞尹璐是既通技术又懂作战的高手,孩子却埋怨妈妈“太忙”。尹璐说,有时加班太久,回到家不免有些“心虚”,怕家人“有意见”。去年夏天孩子独自外出旅游,让尹璐直言十分挂心。

                同样令她挂心的,是为满足工作要求而需不断进行的科研创新,这也被她视作今后工作的难点。随着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探索不断深入,尹璐和她的团队还将经历更多次的“从零到一”。(完)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中国IE门户网"或电头为"中国IE门户网"的稿件,均为中国IE门户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IE门户网",并保留"中国IE门户网"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IE门户网版权所有